孩子給圖書(shū)館捐錢(qián)“遭遇”一波三折

孩子給圖書(shū)館捐錢(qián)“遭遇”一波三折

? ? ? ?這是少年商學(xué)院微信(ID:youthMBA)分享的第279篇文章,作者是美國兒童發(fā)展研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陳忻,她的兩個(gè)兒子正在美國上學(xué)。我們已經(jīng)取得了她的授權。

這幾天看孩子小寶在準備學(xué)期作業(yè),才發(fā)現原來(lái)又一個(gè)學(xué)期要過(guò)去了。作為媽媽?zhuān)易匀灰惨偨Y一下小寶在美國學(xué)校的這一年學(xué)習,沒(méi)想到,印象最深的卻是一件捐書(shū)的小事。

? ? ? ??我的兩個(gè)孩子——大寶和小寶在同一所學(xué)校,這個(gè)學(xué)校會(huì )在每年開(kāi)學(xué)初組織學(xué)生為學(xué)校圖書(shū)館捐款,用來(lái)購置新書(shū)。我在去年帶著(zhù)哥哥大寶捐了一次,“回饋”是圖書(shū)館出現了一本封面寫(xiě)有大寶名字和生日的書(shū),大寶還和這本書(shū)合了張影,貼在了圖書(shū)館的墻上。大寶這個(gè)捐書(shū)人,自然成為第一個(gè)讀者,還把這本書(shū)借出來(lái)看了一個(gè)星期。

? ? ? ??今年輪到弟弟小寶了,我跟隨大部隊捐了錢(qián),也沒(méi)放心上。沒(méi)想到捐錢(qián)不久就收到小寶老師的郵件,讓小寶抽時(shí)間去圖書(shū)館挑自己想要的書(shū),捐的錢(qián)用來(lái)填圖書(shū)館買(mǎi)這本書(shū)的賬單。

? ? ? ??結果挑書(shū)當天,小寶突然鬧情緒,圖書(shū)館的老師只好把他送回教室。老師搞不清孩子狀況,只好問(wèn)我是否愿意去學(xué)校陪孩子挑書(shū),還特別說(shuō)明,如果今年孩子不想挑書(shū)也沒(méi)關(guān)系,學(xué)校會(huì )把錢(qián)退還給我。

? ? ? ??看著(zhù)無(wú)奈的老師,我也納悶了,等到小寶放學(xué)后我便問(wèn)他,為什么在圖書(shū)館哭鬧?小寶委屈地解釋?zhuān)瑘D書(shū)館里面沒(méi)有他喜歡的太空書(shū)。為了這個(gè)就哭了?我只得勸導小寶,“我們只能挑圖書(shū)館里有的書(shū),不是挑全宇宙里你最喜歡的書(shū)”,并答應明天和他一起去挑書(shū),孩子才點(diǎn)頭同意。

? ? ? ??第二天一早,送小寶去教室前,我們先去了圖書(shū)館。在一番解釋后,圖書(shū)館的老師開(kāi)始向我們道歉:“很抱歉我們沒(méi)有太空的書(shū)。不過(guò)我們10月份會(huì )進(jìn)新的圖書(shū),可以在書(shū)單里增加幾本太空的書(shū),到時(shí)候再讓他來(lái)挑?!边@是個(gè)好法子,不過(guò)既然都來(lái)了,我還是帶著(zhù)小寶開(kāi)始了新一輪的挑書(shū)嘗試。

? ? ? ??到了挑書(shū)的小房間,我發(fā)現剩下的供幼兒園學(xué)生挑選的書(shū)確實(shí)不多,其中有些比較簡(jiǎn)單的系列,小寶都說(shuō)不喜歡。轉了幾圈,我終于發(fā)現了一本故事書(shū)——《Ready Freddy》!這套以Freddy為主角的叢書(shū),我家有好幾本,孩子在家經(jīng)常念,對這個(gè)人物很熟悉,也很喜歡他的故事。一看到這本,小寶終于笑了,樂(lè )滋滋地把書(shū)拿到手上。

? ? ? ??一旁的老師一看,便對小寶說(shuō):“這是一個(gè)非常有趣的故事哦。現在老師要把你的名字寫(xiě)在這本書(shū)上,你想怎么寫(xiě)你的名字?(他有個(gè)全名,但是我們一直叫簡(jiǎn)稱(chēng))。我們要用廣播感謝你,你喜歡報你的哪個(gè)名字?”他一一回答。老師也一一寫(xiě)在紙上。然后便讓他拿著(zhù)這本書(shū)照相,并跟他說(shuō),明天他可以作為第一個(gè)讀者,把這本書(shū)借回家。

? ? ? ??皆大歡喜,我送小寶回教室了,上課的時(shí)間早過(guò)了,小寶的班主任也好,圖書(shū)館的老師也好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來(lái)催。

? ? ? ??現在想想,原來(lái)去年大寶的書(shū)也是自己挑的,只是沒(méi)出狀況,我這個(gè)家長(cháng)自然就沒(méi)派上用場(chǎng)。我還以為,要讓這么多孩子都去挑自己喜歡的書(shū),肯定是不可能的,孩子拿到的書(shū)是隨機發(fā)到每個(gè)班級,再讓老師隨機給那些捐了錢(qián)的小朋友,“喏,這是今年你捐的書(shū),拿著(zhù)去圖書(shū)館拍照吧?!?/p>

? ? ? ??看來(lái),是我低估了這些老師的耐心。都說(shuō)美國崇尚包容文化,看來(lái)美國學(xué)校也是如此。尊重個(gè)人的選擇,就算對方還是一個(gè)幼兒園的小朋友。挑一本書(shū),怎么寫(xiě)名字,看起來(lái)是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可是學(xué)校里的每個(gè)人都自然而然地讓孩子自己去選擇,挑書(shū),當然要挑自己喜歡的,念名字,當然要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。大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就這樣滲透在一個(gè)個(gè)小細節里,不嫌酸地說(shuō)一句,這件事還是讓我有點(diǎn)小感動(dòng)。

 

 

發(fā)表評論